中国开源软件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互联网 >

但更重要的是竞合本来就是国美的既定路线,GDP联盟的成立

时间:2020-06-02 22:08来源:互联网 作者:小优

不到40天,国美相继与拼多多和京东两大零售平台达成深度战略合作。

但更重要的是竞合本来就是国美的既定路线,GDP联盟的成立(图1)

国美、京东、拼多多,“GDP”联盟正式组建。叫起来还挺顺口,但细想一下,一向沉稳的国美,短期内接连搭线业界两大平台,到底是什么在驱动国美转变?京东、拼多多为何一呼即应?本文一起来拆解“GDP”联盟,寻找答案。

文:彬彬(熊出墨请注意)

“GDP”联盟,竞合新常态

说起国美和京东,多数人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应该是二者间过往的相爱相杀。如今,一纸公告为双方的恩怨画上句号,国美、京东自此组了CP。

从竞争到竞合,本质上是为了实现企业优势要素互补,增强竞争实力。

根据协议,国美和京东双方将基于彼此的线下线上优势,实现更高效的协同和商品供应链的整合互补,并将在物流配送安装服务上实现资源共享,开展全方位合作。

国美与“GDP”联盟中的另一位盟友拼多多,也是这样的竞合关系。同在零售领域,同样做社交电商,且商品、目标受众存在一定重合,按理说老牌玩家国美和黑马拼多多应是互不相容,可实际情况大家也看到了,从平台到服务再到资本层面,二者相处越来越融洽。

话说回来,4月战略结盟拼多多,5月牵手京东,即便竞合是下半场的新常态已成为业内共识,但也不会常态至此。所以,“GDP”联盟的“速成”另有其他原因。

有分析称,“GDP”联盟背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推动。站在京东、拼多多身后,与阿里在电商市场对峙多年。另一边,国美最直接的竞争对手苏宁,与阿里称兄道弟。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便有了“GDP”联盟。

但更重要的是竞合本来就是国美的既定路线,GDP联盟的成立(图2)

此说法不无道理,但熊出墨更愿意从联盟本身看起。此前解读国美、拼多多的“多美联合”时熊出墨曾写过,国美为拼多多提供供应链、物流的助力,这对应着国美的转型战略。2018年确定从零售平台转向整体方案提供商、服务解决商和供应链输出商,经过此前打磨,2020年正是其加速向业界开放的重要一年。

更大、更全、更具粘性的新流量

组CP是两个人的事,国美一个巴掌拍不响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拼多多京东,国美可谓相当“抢手”

为什么?前面已经有所提及,国美身上有吸引拼多多和京东的闪光点。

深入各级市场的2600+家门店,渗透各消费圈层的16万+个线上社群;覆盖全国92%的物流体系,40000+个乡镇的物流布局;对家电供应链的掌控能力,以及针对家电零售衍生出的服务能力。国美这些比较“重”的积累,是其他玩家一时半会无法达成的。

反过来看,国美从“GDP”联盟能得到的直接利益其实就两个字—流量。以旗舰店形式入驻拼多多和京东平台,国美多了两条线上渠道。前者年度活跃用户有6.28亿,后者为3.874亿。

但是,一味地流量摞流量,并非国美与京东、拼多多联盟的重点。基于供应链、服务、场景等要素相互协同打通,更好地利用流量才是关键。

正如尼尔·雷克汉姆的研究成果,维系竞合的关键因素,一是贡献、二是亲密。具体到“GDP”联盟,贡献对应三方各自能够提供的资源、能力,亲密则是把资源、能力融合到实际的业务、经营中去,建立起亲密关系。

但更重要的是竞合本来就是国美的既定路线,GDP联盟的成立(图3)

首先是供应链的共享,国美入驻京东时,京东方面明确表示未来将把百货、快消类供应链引入国美渠道。作为一家以家电为主的零售企业,国美一直都在探索品类的边界。京东的辅助补足了国美家电之外其他品类的短板,让国美在广度和深度两个坐标协调发展。

其次是服务能力的互补,包括物流、售后等等。以物流为例,京东自建的物流体系在业内同样十分具有竞争力,如果接下来其与国美安迅物流深度打通,那配送、送装同步等环节的用户体验又能再上一个台阶。

最后,国美、京东、拼多多三者相加而言,国美更重线下,联盟之后线下与线上场景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相通,用户在双线之间自由穿梭,线上的便捷与线下的体验将得到兼顾。

尤其是大家电品类,决策过程往往都要线上线下相结合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618大促期间用户在京东种草了一台抽油烟机,但是想要实际感受去油烟效果,听听噪音大小。国美布局的线下门店此时就能很好地承接用户的体验需求,店里试用享受线上的优惠,线下线上无缝连接。

可见,“GDP”联盟成员之间的融合主要还是围绕着用户体验展开。积极地新流量,让新流量发挥更大价值,这些举措对于国美而言有效地提升了平台流量和用户的粘性。更大、更全且更具粘性的流量加成,这支撑着国美未来将要迈出的每一步。

新半壁?

竞合最后一个成功要素是远景,共赢的未来是大家竞合的动力。曾占据零售市场半壁的国美,竞合之下藏着怎样的远景?

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近期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》显示,2019年家电市场线上零售额占比达41%,疫情的出现促进消费向线上转移,2020年预计占比将超50%。与此同时,随着传统家电渠道进行数字化改造,数据化工具的普及,家电零售业态的界线变得越来越模糊。

但更重要的是竞合本来就是国美的既定路线,GDP联盟的成立(图4)

这意味着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是大势所趋。目前,京东、拼多多,国内电商第一梯队的三大平台,国美都已开设旗舰店。线上流量池与线下实体门店的持续扩建,使国美在新时代的根基更加牢固。

此外,下沉市场消费潜力巨大。2019上半年的家电市场,村镇级市场贡献的零售额不到20%,但其增速达96%,远高于上半年整体19%的增长水平。

这是因为下沉市场存在强烈的消费升级需求。还是以油烟机为例,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中仅拥有26台油烟机,而城镇市场为79.1台,这也不难看出下沉市场的市场潜力。

在下沉的布局,国美选择了通过自营+地方连锁加盟模式,目标是实现一县一店的精细化覆盖。根据2019年年报,截至2019年底,国美县域店已达1026家,GMV同比增长达61%。2020年,国美定下了“百城计划”加上京东和拼多多线上流量的支持,县域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扩大。

在这方面,京东对下沉市场流量的挖掘已经上升至集团高度,按照CEO徐雷的规划,下沉是京东的三大之一,未来三年京东要在下沉市场“再造一个京东零售”于是有了京喜接入微信“购物”一级入口,这一个细节动作也能窥得京东发力下沉的决心。

拼多多更不用多说,起家于“五环外”下沉市场就是拼多多的“大本营”流量大,需求也大,拼多多为国美导入线上流量,国美则输送品牌家电为拼多多完成换血,提升平台品质,并配以送装服务,二者共同挖掘下沉市场的流量红利。

京东和国美在下沉市场同样可互相借力。在与国美牵手之前,京东还投资了五星电器、迪信通等线下零售企业,这一举动被业内人士解读为京东要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3C家电零售体系。国美在县域市场的供应链、物流运输、交付等环节的沉淀,将能助力京东下沉。

竞合,不是消灭了竞争,而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战争。“GDP”联盟的成立,一方面联盟形成合力一致对外,在与阿里+苏宁阵营对峙时保持优势;另一方面,联盟内部的取长补短,也能让各自的竞争力不断提升。

“商者无域,相融共生”市场需要这种良性的竞争关系。不止国美,竞合关系中的每一方,都是在为疫情后的报复性消费做准备,为新时代的市场爆发蓄力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流量

流量:指单位时间内通过特定表面的流体(液体或气体)的量(体积或质量)。若以体积衡量流体的量,其流量称之为“体积流量”,这也是多数场合中,流量所指的涵义。在国际单位制(SI)中,体积流量的标准单位为立方米每秒(m3/s)。

网友评论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