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开源软件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创业投资 >

蘑菇街表示,2020财年公司不仅营收下滑,直播两不误

时间:2020-06-03 19:54来源:互联网 作者:小狐

蘑菇街表示,2020财年公司不仅营收下滑,直播两不误(图1)

在2018年“流血亏损”强行美股上市的蘑菇街,近来经营每况愈下。2020财年公司不仅营收下滑,净亏损也进一步扩大。

业绩不好,股价长期处于深度破发。正好赶上中概股“多事之秋”蘑菇街自身风险陡升,还能在美股立足吗?

业绩溃守,蘑菇街价值被低估?

2020财年蘑菇街总GMV为170.57亿元,同比持平。不过公司没有披露年度活跃用户规模。前两个财年该项指标约有3280万人。

报告期内公司营收8.35亿元,同比下降22.2%。蘑菇街营收分为佣金收入、营销服务以及其他收入三个板块。

其中佣金收入下滑13.7%,营销服务收入下滑38.6%。

蘑菇街表示,2020财年公司不仅营收下滑,直播两不误(图2)

营销服务,就是为品牌做广告,报告期内骤降4成成为全年收入下滑的主要“祸首”

2020财年蘑菇街继续亏损,期内普通股股东应占净亏损为22.22亿元,同比上年10.85亿元亏损翻倍。

蘑菇街表示,公司营收减少与蘑菇街主动对供应链以及业务进行重组、优化商家结构、集中资源侧重发展直播业务的战略以及新冠疫情的爆发有关。

2020财年蘑菇街优化升级商城业务中的商家结构,导致长尾商家在营销服务上的支出减少,影响蘑菇街的佣金收入以及广告收入。

另一方面,蘑菇街直播业务佣金收入显著增长,并继续产生稳定的佣金收费比率,但商城业务的放缓部分拉低佣金收费比率。

新冠疫情让公司2020财年第四季度(2020年第一季度)业绩变得糟糕,期内公司实现总收入1.19亿元,同比下降45.3%;调整后的EBITDA为亏损8356万元,较2019财年同期8738万元收窄4.4%。

但是2020财年第四季度,也就是2020年底一季度,蘑菇街GMV为24.2亿元(约合3.42亿美元)同比下滑33.8%。

主要原始是受疫情影响,时尚女装需求低迷,蘑菇街部分订单被取消。快递物流中断也是影响服装类别的一个原因。

此外,公司豁免一季度停业和延迟营业商家佣金,致使佣金收入和营销收入分别同比下降43%和74.4%。

业绩跌跌不休,蘑菇街想通过千万美元股票回购提振士气。在此次的财报中蘑菇街还宣布,在未来12个月内最多回购10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。

背靠“爸爸”股价跌至1美元退市边缘

蘑菇街同一样,也是一家杭州电商。它是由从出来的陈琪于2010年创立,彼时在创业之初,陈琪还卖掉一套房子。

在成立之初,蘑菇街主打“女性时尚”电商导购,获得一批垂直化粉丝。这个有点小众的时尚电商品牌逐渐被投资人认可。

企查查显示,蘑菇街在2011年就获得天伦路、A轮融资,投资方分别是阿米巴资本、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、挚信资本。

2012年公司又获得A+及B轮融资,投资方不仅有前两轮融资机构,还多了IDG资本、厚朴资本等。

这段时间圈内人都传阿里有意2亿美元收购蘑菇街,后来被陈琪否定。

蘑菇街表示,2020财年公司不仅营收下滑,直播两不误(图3)

2014年、2015年蘑菇街又接连完成C轮、D轮超2亿美元融资,由厚朴投资、平安创新投资基金领投。

经历数轮融资,以及大资本青睐,此时传出蘑菇街上市,不过事情进展并不顺遂。

在资本撮合下,公司在2016年与另一家上市未遂的企业美丽说,以及淘世界合并,成立美丽联合集团(后在2018年更名蘑菇街集团)陈琪将出任CEO。

三家合并后并未出现一加二大于三的效果。在行业挤压下,蘑菇街估值缩水、增长乏力,逐渐开始掉队。

2017年又传出撮合京东收购蘑菇街,却因收购价格没能谈拢。在收购问题上,蘑菇街再一次错过。

直到2018年底公司成功在纽交所上市,人们才惊呼,是蘑菇街大股东,持股比例18%。不过坐镇依然抵不住公司股票破发。

公司原发行价14美元,上市首日便以每股12美元持续低开,盘中最低跌至11.58美元。上市当日蘑菇街市值为14.97亿美元。

原本以为上市带来的资金、人才效应,会让蘑菇街经营好转。未料

截至6月1日美股收盘,蘑菇街仅有1.23美元,处于1美元退市边缘。现股价和14美元发行价相比,蘑菇街已经破发91%。

转型直播,公司难再立身?

社交、直播两不误,蘑菇街虽然没有发展其自身业务优势一面,但其业务却布局很广。2016年直播之风劲吹,同年3月蘑菇街也上线直播,并主打购物直播模式。

相较之下,京东试水直播都晚于蘑菇街,不过真正带动直播行业发展的还是这两个巨无霸。

2019年直播GMV突2000亿元,仅双十一当天直播GMV突破200亿元。去年有177位主播年度GMV破亿,4000万件商品进入直播间,商家同比增长268%。

相较之下蘑菇街简直不能比。2020财年蘑菇街平台总GMV为170.57亿元,其中直播业务GMV达78.8亿元。

虽然同比也取得91.6%的近乎翻倍增长,占平台总GMV的比重46.2%,有效提升了蘑菇街的佣金收入,但这点规模和、京东、拼多多比堪称毛毛雨。

入行早,并不一定能赢。

除了上述电商“三巨头”直播市场还杀将出抖音、快手等更具竞争力的主播平台。作为直播带货的核心,如何招揽、留住主播甚至都成了蘑菇街的头等大事。

在这方面蘑菇街并不是没有努力过,KOL主播是蘑菇街转型以来主要发力的方向。

蘑菇街首席战略官黄昭洁表示:公司一直将注意力和资源集中在我们创新的LVB电子商务战略和构建供应链基础设施上,以支持我们的KOL。

但从效果看,人都知道、抖音的头部主播,薇娅、李佳琦一个月直播播放量就接近10亿,但蘑菇街主播却藏在“深闺”人未知。

2020年以来,明星、主持人及企业家也都纷纷开始直播,带货实力强劲,不仅成为头部主播强劲对手,还形成主播行业马太效应,挤压小主播生存空间。

蘑菇街深感危机意识,陈琪甚至表示,只要主播美,平台每月支付3万元底薪。

蘑菇街表示,2020财年公司不仅营收下滑,直播两不误(图4)

整体来看,蘑菇街转型直播已经对公司交易额、业绩产生积极贡献,但直播江湖已是蓝海,头部玩家众多,被挤在缝隙中的蘑菇街将很难取得市场份额增长,甚至有可能影响到生存。

难怪有资深投资人表示,早期创业项目,主要看团队、赛道,看赛道上的竞争对手,而市盈率、市净率、市销率等一般估值模型不适用。

拿这一条衡量蘑菇街,公司生存压力陡增。即使有爸爸深度支持,蘑菇街都难以“改命”叠加美国相关机构近期对中概股的整顿,蘑菇街前路未卜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蘑菇

蘑菇(学名:Agaricuscampestris)是由菌丝体和子实体两部分组成,菌丝体是营养器官,子实体是繁殖器官。蘑菇具有多达36000种性别,由成熟的孢子萌发成菌丝。菌丝为多细胞,有横隔,借顶端生长而伸长,白色、细长,绵毛状,逐渐成丝状。菌丝互相缀合形成密集的群体,称为菌丝体。菌丝体腐生后,浓褐色的培养料变成淡褐色。蘑菇的子实体在成熟时很象一把撑开的小伞。由菌盖、菌柄、菌褶、菌环、假菌根等部分组成。大部分蘑菇可以作为食品和药品,但毒蘑菇会对人健康造成危害。

延伸 · 推荐

主播孵化+供应链整合,蘑菇街2020财年Q1直播GMV同比增长102.7%

2019年以来,蘑菇街强化以“主播IP”为核心,通过主播孵化、供应链升级等举措,提升直播业务在“人-货-场”全场景下的核心竞争力,并在不断摸索建立自身优势的过程中,不断积累利于长期竞争的“慢能力”进一...

网友评论

相关文章